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公益模范
王克勤:做公益比做记者难多了
公益中国 gy.china.com.cn  时间: 2015-12-11  责任编辑: 李艳娜

  有一群人,他们的活法与众不同,他们觉得别人的事情与自己有关,我们想把他们的故事整理出来,编一个#责任中国公民谱#。

  这是第十六个故事,主人公叫王克勤。

  彼时,他因调查记者身份为人所知,但鲜见于江湖;而今,他高调奔波于各类公益活动、演讲会,为大爱清尘公益项目“摇旗呼喊”。有媒体评论,说起王克勤,套用一句歌词形容他似乎颇为恰当——“一身正气,哼哼哈兮”。一讲到尘肺病,王克勤往往滔滔不绝。“你也许只是一个20分钟的节目,王会给你两倍甚至更多的量,他会给你一部尘肺史。”

  我们讲讲他的故事吧。

  甘肃永登人王克勤,1964年生。他常对人说,自己是扎根在泥土里的人。曾因吃土豆中毒,所幸被赤脚医生捡回性命;童年时有次,跟随母亲进城时战战兢兢地取来人家吃剩的三个包子与同乡的孩子分着吃。回忆过往,王克勤仍感慨,“至今难忘那份香甜。”身为教师的父亲认为只有读书才可以改变命运,他希望儿子能“走出山沟,脱掉泥鞋子,穿上城里的布鞋”。

  1982年,如父所愿,王克勤来到兰州城里,开始大学生活,“城里的学校会每月发粮票,可以不饿肚子了。”王克勤学的是企业管理,但他却对办校刊、写诗歌、散文、小说,活动策划更为感兴趣。或许,这正为其后来文字工作者的职业生涯埋下了伏笔。

  两年后,王克勤被分配到兰州市委担任领导秘书。按他的说法,年轻气盛,也曾想过要升官发财,但无奈“当时真的很傻!”王克勤笑言,“自己是一根筋,也不懂得看领导眼色。”后来,王克勤被调到宣传岗位,据说,当时,有同事将各基层的宣传材料稍作整理,后发给报社,稿费收入颇为可观,这让王克勤有些心动。他回忆,“当时的兰州牛肉面一碗0.18元,1块钱稿费就可以买5碗牛肉面!”此后,王克勤便开始了被其称为“抄抄写写”的投稿之路。

  若干年后,有人问他,“一开始是不是为了公民权利做新闻?”王克勤的答案是:一开始是为了兰州牛肉面。

  王克勤正式跟文字,跟新闻打交道,是在1989年。那年,他进入《甘肃经济日报》,此后二十多年的记者生涯由此开启。王克勤说,在处理一些上访材料时,他觉得看到了自己“骨髓里的东西”——“从小看武侠小说看得很high,又练了武,某种程度上就塑造了我的性格,见不得人受苦受难。”后来,报社将这类资料都交给他处理,由此,王克勤便走上了“打黑之路”。

  数篇调查报道面世后,舆论哗然,王克勤也因此遇到了些麻烦。据说,曾有黑道扬言,要花500万高价买他的人头,“叫的狗不咬人,咬人的狗不叫。黑道是为了吓唬我,让我别再跟踪这件事了。”王克勤回忆,当时甚至有警察陪着他住了几天,“和他们一起嗑瓜子,心里却特别害怕。尽量不把信息告诉家里人,把他们都打发到乡下去了。”

  2002年,王克勤投身北京新闻界,后相继推出《北京出租车业垄断黑幕》、《山西疫苗乱象调查》等报道。影响力甚时,王克勤被评为与前央视记者柴静等人齐名的“中国记者八大风云人物”。这期间,他将更多报道视角转向作为个体的人的命运,“坚定的人道主义者”——王克勤这样定位自己。

  王克勤曾发誓要做调查记者直到80岁,然而,50岁不到,做了100多位尘肺病农民的采访报道后,他却“阴差阳错”成了一名公益人。2011年6月,王克勤联合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共同发起“大爱清尘寻救尘肺病农民兄弟大行动”,呼吁社会关注尘肺病农民工。“起初,我并不希望以个人身份来承接大爱清尘项目”,王克勤说,“自己本质上是内敛的知识分子,希望低调,却因各种机缘被推到前台。但前台的日子并不好过。”

  很快,烦恼来了。项目发起半个月后,大爱清尘账上仅仅获得3笔捐款2500元,“其中,2000元是最初的两个伙伴捐的,500元是粉丝给的。”有意思的是,此后,在参加各大讲座、论坛时,王克勤时常“乐呵呵”得讲起此事,有媒体评论,王说话颇具有感染力,情绪起伏溢于言表。

  如今,说起媒体人转型做公益,王克勤与“免费午餐”发起人邓飞一道,都被业界视为个中典范。或许,职业出身使然,他们更擅长利用传播。“大爱清尘”起步之初,微博正火。王克勤自比“键盘侠”,“每天对着电脑发微博,就是一种自high的状态。结果,1.5的视力迅速下降至0.6!”后来,大V明星们的转发打开了局面,王克勤说,公募账户上很快就多了几十万元的捐款。

  2011年,大爱清尘寻救尘肺病农民兄弟大行动获得了“责任中国”年度公益盛典公益行动奖。颁奖词这样写道:为濒临绝境的人送去氧气,送去活下去的希望。矽肺病人遇到王克勤,恍若遇到救星。克勤仁厚并且坚持,国家行动缓慢苏醒。奉公益使命奔走天下,慈悲就在呼吸之间。

  今年,继获“年度安平人”奖项后,王克勤也入围了“责任中国”年度公益盛典公益人物奖项,12月12日,颁奖礼将于深圳举行,最终揭晓奖项花落谁家。

  论及未来目标,王克勤说,“宁可没有大爱清尘,也要把尘肺病这几个字实现家喻户晓!很多农民都不知道尘肺病会致命。”截至2015年11月15日,大爱清尘项目累计救治患者1445人,助学1419人次,累计发放制氧机920台。

  在王克勤看来,做公益比做记者难多了。“以前做记者是大爷状,现在做公益是孙子状。”一路走来,要“低头”的地方不少,王克勤这样给自己鼓劲:当把公益做到这个份上,像拉着人力车爬上坡路,一旦停止就会崩塌。身后上千万个人背后有上千万个家庭,没有理由去放弃。

  他这样活着,在别人佯装不知的时候,他选择揭露真相;在别人坐而论道的时候,他选择起而行之,这是他为这个国家负责任的方式。

  关键是:这样活着,很酷!

  微访谈

  中国财富:你觉得媒体人做公益的优势和劣势分别在哪里?

  王克勤:优势的话,媒体人在做传播和资源整合上比较有经验,劣势是在运营管理方面,比较欠缺。在国内的公益组织中,我们的管理还是做得不错的,大爱清尘的网站非常公开透明,靠的是德国精神的标准生产。我将新闻作品的专业精神放到了公益机构,追求细致严谨。

  中国财富:大爱清尘有很多明星加入,是你们主动邀请的吗?

  王克勤:拿袁立来说,她一直想参与公益活动。崔永元曾对袁立说:“王克勤是个可信可靠的人”,听了这句话后,袁立转发了我的微博说要成为大爱清尘的志愿者。我也高调转发了她的微博回应她可以加入。后来,袁立跟随大爱清尘团队下乡,我自认为是“铁人”都已经受不了(那环境)觉得要倒下了,她还在坚持。最后一问才知道她在“暗中”和我较劲呢。大爱清尘后来还吸引了众多明星关注,例如陈坤、田亮等,他们都是自愿关注大爱清尘的。

    来源:新浪公益

国家机关 | 驻外机构 | 社会团体 | 新闻网站 | 媒体网站 | 地方政府 | 城市网站 | 地方网盟 | 友情链接 | 黄金链 全部>>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 12321垃圾信息举报中心 | 中国新闻网站联盟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china.org.cn 电话: 86-10-88828000 京ICP证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